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甲兴朝新闻博客资讯网

从“12岁男童弑母”案到“13岁学生锤杀父母”案

发布:admin05-22分类: 体育新闻

  2018年12月31日,湖南衡南县三塘镇13岁少年罗某,用锤子先后将其母亲谭某某、父亲罗某某锤伤,之后逃逸现场。经抢救,伤者谭某某、罗某某因伤势过重死亡。2019年1月2日,衡南警方在云南大理将嫌疑人罗某抓获。

  2018年12月31日19时许,湖南省衡南县三塘镇学塘村湾塘组发生一起杀人案。经初步侦查,犯罪嫌疑人罗某(男)疑因家庭纠纷用锤子将其母亲谭某某(现年45岁)、父亲罗某某(现年51岁)锤伤致死,后逃离现场。

  1月2日16时许,衡南警方在云南大理警方大力协助下,在云南大理将犯罪嫌疑人罗某抓获归案。经审讯,罗某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2018年12月31日18时许,衡南县三塘镇发生一起凶杀案,在场2人死亡。一名2005年出生的嫌疑人在杀害父母后逃离。

  据办案民警介绍,目前初步预测疑因家庭纠纷导致案发。据悉,罗某的母亲和姐姐患有先天性弱智。姐姐当时在场,事发后向家中亲戚反映,随后亲戚报案。

  目前,当地党委政府已安排专人负责死者家属的善后安抚事宜,警方将及时通报案件进展。

  同时也有不少网友表示,此案中未成年人杀害父母的行为很可能受到了前段时间“湖南12岁男孩弑母”案件的影响。

  2018年12月2日晚间,湖南省沅江泗湖山镇一名12岁的小学六年级男生吴某康因不满母亲管教太严,持刀将母亲砍了20余刀,致其母亲当场死亡。

  案情查明后,吴某仍旧表现得若无其事,他承认自己错了,但不是什么大错,“我又没杀别人,我杀的是我妈。”

  此案中,不仅12岁男童杀害母亲且毫无悔意的行为令人发指,另外此案的判决结果也引发社会的激烈讨论:由于男童吴某只有12岁,还未达到负刑事责任的年龄,释放后暂时对其采取定点教育管束措施。因为学校的同学家长和邻居们严重担忧,吴某已被带离原生活环境,被送往长沙一家收容所接受3年的管束教育。

  2017年12月5日晚,43岁的文星镇居民陈某某在家中被13岁的儿子袁某某持刀杀害。

  2016年9月,山东青岛即墨市一17岁少年用斧头杀死了40多岁的母亲,并将母亲的尸体埋在自家院子里的鸡圈。

  2012年2月,河南郑州一名17岁的高中生为摆脱学习压力在家中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母亲。被逮捕归案后,该少年称“不后悔,我可以不用学习了,不用压力那么大了。”

  2011年3月,14岁的少年孟某因害怕母亲向父亲告发其偷偷抽烟之事,残忍将母亲和妹妹杀害,还伪造成入室抢劫的假象……

  一起起触目惊心的案件,引人深思:本该是最天真的年龄、本该是最单纯的孩子,转身却成了恶魔,这不禁令人发问,造成这种现象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

  《刑法》规定:“因不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责令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养”。

  可见,未成年人犯罪后,除了家长“管教”外,“政府收容教养”也是应对措施。然而,现实中“收容教养”措施却有不少问题。

  其一,收容教养的条件过于模糊。尽管刑法规定“必要的时候”,但究竟什么时候才属于“必要”,却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

  其二,执行收容教养场所不够统一。有的地方将收容教养人员送进工读学校,而有的则是在少年犯管教所。

  建议“从14周岁降低至12周岁”的学者指出,我国现在儿童辨认和控制能力有较大提高,部分施害的未成年人在作案时展示的辨识能力、心智发育程度甚至超过一般成年人的水准,因此入刑年龄应该下调。

  而另一部分人认为,光靠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不仅不能有效控制犯罪,还可能制造出更多严重犯罪行为,因此应从其他方面入手干预未成年人犯罪。

  在俄罗斯,未成年人刑事诉讼政策的基础在于未成年人法庭的运作。早在1910年圣彼得堡就成立了第一个未成年人法庭,其工作重点是将未成年人的制裁与惩罚迅速转移到教育和恢复权利方面。此外,俄罗斯法律规定,只要未成年人在规定的期限内没有重新犯罪,即取消刑事前科,目的在于预防新的犯罪发生。

  在澳大利亚,对于罪行较重但已经认罪且悔过态度较好的未成年人,警方会将其交送给未成年人改过会。改过会专门聘请在社区内有威望而且具有专业知识的人士兼职担任调查官,来对未成年人的犯罪行为进行调查并制定处罚措施。只有情节非常严重且拒不认罪的犯罪者,才会在法庭进行判决。普遍的处罚方式是进行社区服务令,目的是让孩子真正的意识到违法对于整个社会造成的困扰问题。

  针对未成年人犯罪问题,德国有专门的《青少年法庭法》和《少管所法》或者说是《青年年监狱法》等法律。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可被依法剥夺6个月到5年的自由,送入少管所接受改造,少管所通常有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负责对其进行思想教育,让其学会遵纪守法。最重要的是接受职业技能方面的培训以便出去之后能够尽快的重新融入社会,避免因无所事事、游手好闲而再次走上犯罪的道路。

  短时间内接连发生的两起未成年人恶性犯罪案件,不仅造成了两个家庭的悲剧,更给社会带来极坏的影响。让违法者付出代价,才能有效遏制未成年人犯罪现象。更为关键的是,任何对于未成年罪犯的惩罚,也都应是以教育和改造为最终目的。如何更好的处理未成年人犯罪问题,我们仍需探索。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